投書:20小時的占領 國民黨秀給誰看?

吳瑟致 2020年06月30日 00:00:00

國民黨團占領國會殿堂如果是給藍營的支持者看,那似乎沒有在先前提名韓國瑜的「三輸」窘境中得到教訓。(攝影:蔣銀珊)

端午連假最後一天,國民黨立委群起占領國會殿堂,發願要占領三天三夜,為的就是要阻擋監察院人事同意案,以及不滿陳菊獲總統推薦為監察院長一事,各界都在關注國民黨黨團占領議場的時間;然而,「開燈開冷氣」卻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社會輿論大多認為國民黨黨團只是在把玩政治秀,而不是扮演稱職在野黨的監督角色,果不其然,占領不到20小時的行動戛然而止,占領議場的計時器提前終止,訴求與權力之間的模糊實在讓各界霧裡看花。

 

在野功力不佳 一場缺乏正當性的政治鬧劇

 

行使考監院人事同意權本來就是立委的職責,立委本當在程序當中發揮監督的角色,這樣的意義無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一樣適用;如果要對照過去幾次考監委人事同意案,國民黨黨團針對陳菊的批評似乎難以服眾,若對比民進黨內部先前對於黃健庭一事的意見反饋,這凸顯出兩黨掌握民意的能力猶如天淵之別。

 

其實,國民黨可以利用國會議事程序來凸顯他們所堅持的立場,甚至可以透過國會的高度說明陳菊不適任的原因,縱然在席次上無法與執政黨抗衡,但在後續政治效應上或許能取得社會輿論的支持。然而,事實上,國民黨選擇了一條看似便捷的理盲路徑。將占領、破壞議場來類比太陽花學生運動,因果錯置的矛盾比喻不但讓人無法接受,更失去行動的正當性,刻意遺忘當時是在議事程序後才發生的反抗行動,更獲得社會各界多數的力挺與支持,如今對比根本顯示國民黨的荒謬與理盲。

 

問題是,為何國民黨會有如此分裂性雙重黨格的表現,除非「不滿陳菊將接任監察院長」是假議題,不然就是這幾年尚未練就在野黨該有的本領與基本功,許多藍營人士一直緬懷過去共利的美好時代,以及馬前總統一再對當朝指手劃腳兩岸政策,「換了位置,卻沒換腦袋」,忘了已不再執政的事實,同時也不願想起為何被政黨輪替的原因。

 

到底國民黨是要秀下限給誰看?

 

國民黨團占領國會殿堂到底是要秀給誰看?如果是給藍營的支持者看,那似乎沒有在「三輸」的窘境中得到教訓,畢竟屢屢失敗的經驗加上黃健庭風波已讓支持者無心戀戰,這不但錯估支持者的政治調性,而且完全低估了「占領議場」的前置準備;簡言之,國民黨在野至今尚未習得「破壞性」的功夫,這也是自身黨性的包袱所致,難以輕易放下身段傾聽民意,以權力分配作為政黨運作的核心,這已是江啟臣擔任主席無法大力改革的主因,難以在國會戰場中領導,恐怕許多黨籍立委目前還不清楚「占領議場」是為何而戰?!

 

有趣的是,許多國民黨立委在短暫的佔領期間不斷在網路社群中實境拍照,交叉套用「酬庸」與「獨裁」之語,這似乎顯露出對於憲法常識與政治理論的無知。簡言之,憲法賦予國會進行人事同意權,就是要在具超然公正的任命中避免酬庸;而獨裁之說更是對於民主政治的曲解,假若將執政黨握有優勢席次就視為獨裁,這是完全忽視民主過程的意義,同時刻意無視過去尚未民主化的獨裁事實。然而,如果這是為了對接「韓粉」的語境,那麼這場政治秀已完全表露出對民主政治的匱乏認知。

 

最擔心的是國民黨是要秀給北京老大哥看,證明身為在野黨仍有對抗的戰鬥力,但是卻又無力進行社會動員,只好選擇占領議會的一途;而,汙衊臺灣的民主制度正好也是老共最愛的說法,演出一場亂劇好讓對岸可以對內宣傳「臺灣其實不民主,民進黨是獨裁政黨」;只是,這恐怕對中國來說又是豬隊友的爛攤,國民黨不到一天就收攤便證明了民眾無法對這場鬧劇買單。如果北京能看破手腳,不必期待短期內國民黨會有再起的機會,恐怕也無法勝任代理人的角色,或許另尋新合作對象或轉換支持第二把交椅會是老共理性的選擇吧!

 

※作者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