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軍演無法用「表演需求」一語斷定

謝蒼冥 2020年07月09日 00:00:00

7月3日海軍陸戰隊實施操演,卻在高雄左營外海發生橡皮艇翻覆意外。(取自中華民國海軍臉書)

不少職業在執行工作上會有一定程度的安全風險,去年7月3日一名鄭姓男子因為補票問題與列車長發生衝突,當時24歲的警員李承翰上車處理,卻遭到鄭男以尖刀刺傷腹部,最後李警員送醫急救後仍是宣告不治。同樣也是在去年10月初,台中市大雅區一處鐵皮工廠凌晨發生大火,兩名消防人員進入火場救災時失聯,雖消防局成立緊急救援小組搜救,但在上午尋獲兩人遺體,確定不幸殉職。

 

這些社會事件皆引起廣大民眾議論,探討員警人力派遣不足問題,研議消防隊員裝備換購一事,都是希望不要讓同樣的憾事再次發生。而今年7月3日,海軍陸戰隊實施操演,卻在高雄左營外海發生橡皮艇翻覆意外,造成7名官兵落海,4人送醫,其中兩人包括上兵蔡博宇、上士陳志榮不幸在5日宣告不治。這次因操演而發生意外,引來各種民怨聲浪,而6日國防部針對此事調查進行說明,調查結果初步排除人為及機械因素,主要肇事原因是環境因素,也強調這次事件重點不在於究責,而是找出發生的主要原因,以避免任何的訓練傷害再肇生。

 

追根究柢,操演就是為了能守護國土而訓練,為了能保護家園而奮戰,這在本質上和警察及消防隊員沒什麼不同,軍警消在社會上是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穿上制服、執行勤務,救民於危難困頓,解民於水深火熱,這一個個身影,肩上扛起的不只是工具,身上披的不只是防護衣,而是民眾對於這群人所投予的希冀。但這希望的背後卻暗藏的不為人知的風險,軍警消所從事的任務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危及性命,這也就是令人敬佩之所在。

 

然而,有政治人物言說國軍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而漢光演習就是每年最大場的表演。在這個艱困時刻,我們能做的並非落井下石,而是更讓我們知道,有一群人的工作充滿著危險,「軍人」或許只是一個平凡的名詞,「保家衛國」和「抵禦敵人」,對許多人來說更是抽象的概念。但軍人所肩負的責任豈能用「表演需求」來一語斷定,國軍所抱持的理念,不就是讓國家安全更有保障,讓國人享有安穩的生活,不必擔心遭受敵人威脅,不必害怕民主自由成果被剝奪。

 

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國防作為基礎,是否就像清朝末年,朝廷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卻只有慈禧太后和義和團作亂,也難怪會有八國聯軍來侵略了。

 

※作者為廣播節目主持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