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李登輝的成就和國際比較才知可貴

藍弋丰 2020年08月04日 07:00:00

整個李登輝執政時代台灣經濟都還在成長,放眼人類歷史,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湯森路透)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以高壽98歲之齡逝世,台灣當前不論老中青世代,可說人生都在「有李登輝的時代」中渡過,於是不論私下認識或不認識李登輝,許多人紛紛發表看法,分歧的評價,可說「蓋棺而論不定」。

 

有人讚頌李登輝在台海飛彈危機臨危不亂,就有人批判李登輝導致情報來源日後暴露。但是,個人曾有幸在李登輝總統仍相當健康的時期幾次隨不同前輩至翠山莊拜訪,得以聽聞李登輝先生第一手的證言。一般認為台海飛彈危機是李登輝執政期間台灣最危險時刻,李登輝卻指出台灣最危險的時刻在1991年蘇聯解體前幾年,美國極力推動「聯中制蘇」策略,以至於台灣幾乎遭到放棄,相反的,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時,美國國家戰略的最大假想敵已改為中國,美國非常穩定的支持台灣,中國根本毫無機會,因此當年李登輝應對飛彈威脅,其實心情非常篤定。

 

有人讚頌李登輝是台灣民主化之父,就有人抨擊李登輝在民主化過程中引進所謂地方黑金勢力。但是,李登輝先生曾私下多次向許多人提及,民主化的開頭要歸功於蔣經國,李登輝也總是感念蔣經國的提拔,並謙稱民主化只是繼承蔣經國的遺志。相對的,研究台灣地方勢力的發展史,可以明確的了解,引進地方勢力是蔣經國在啟動本土化與民主化過程中,為了維繫國民黨政權穩定而進行的兩手策略,所謂地方黑金,都是在蔣經國時代就萌芽並逐漸滲入國民黨體系,李登輝只是繼承罷了。

 

有人讚揚李登輝時代創立全民健保,卻不知健保對台灣醫療生態造成許多不可逆的嚴重破壞,有人抨擊李登輝「識人不明」,重用連宋導致國民黨分裂,卻不知李登輝先生曾私下透露,他自最開始就有意培植連宋這兩個特質完全相反的人物,因為他認為民主化必須至少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

 

是深謀遠慮

 

即使李登輝在執政時代處心積慮用許多間接方式培養反對黨,反對勢力當年要在一對一選舉中勝過國民黨仍是不可能的任務,必須國民黨分裂才可能獲勝,但即使國民黨分裂,正常狀況下選票仍會集中在國民黨提名人選,必須提名者是連戰這種「扶不起的阿斗」,而分裂者是宋楚瑜當時那樣高支持度,才會造成國民黨選民發生有意義的分裂。若真如所言,李登輝顯然並非識人不明,而是深謀遠慮。

 

受限於資訊不足,評價就會完全失真,而許多針對單一內政政策的評論,更難讓人看出整體大局,其實,對李登輝先生最好的評價方式,不是在每個小細節上斤斤計較,而是看看台灣的整體發展,拿來與全球處境相類似的國家互相比較。

 

李登輝時代台灣完成了兩大轉變,一是從極權專制到民主化,二是脫離少數統治──台灣黨國時代只由所謂「高級外省人」少數集團統治,不僅所謂本省人的從政受到限制,即使是一般外省人也只是單純的被統治者。

 

在轉變過程中,台灣人只是吵吵鬧鬧,在街頭吵鬧、在政論節目上吵鬧、在網路上吵鬧,不知不覺間,民主化了、脫離少數統治了,好像民主化與脫離少數統治,都是天經地義,只需抗爭一下,每天用嘴砲喊喊,隨著時間本來就會發生的事一樣。大部分台灣人並沒有特別覺得有何難能可貴。

 

放眼全球人類歷史,觀點可就會大為不同。

 

民主化比想像困難

 

多數國家民主化的過程都會發生嚴重動亂甚至引發大型戰爭:法國大革命導致拿破崙戰爭,之後還不斷上演革命循環成為「悲慘世界」,動盪百年後進入孱弱的第三共和,在二戰中慘遭德軍斬首;德國的威瑪共和,則成為希特勒誕生溫床,引爆二戰;美國的民主化,得與英國打八年獨立戰爭;英國本身的民主化,經過國王人頭落地,又經過克倫威爾的專制,最終還要由外來政權帶來「光榮革命」;俄羅斯的民主化讓沙皇全家慘死,只是造就了蘇聯,之後還得再民主化,又造就普丁專制。

 

脫離少數統治一樣困難,南非脫離白人少數統治,舉世讚譽的曼德拉因此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然而曼德拉的後繼者卻推翻了他苦心維持的族群和諧政策,結果淪落產業倒退、人才流失、政治腐化無能,導致國家明明坐擁礦山卻還是人民貧困,如今南非連基本的電力都有嚴重問題,動不動大停電,因為CVOVID-19疫情造成用電需求大減才勉強供應得上,一開始解封,又再度大停電。

 

單獨要民主化,或單獨要脫離少數統治,都已經這麼困難,那麼又要民主化,又要脫離少數統治呢?當然是難上加難。

 

中國就是一個標準的失敗例子,武昌起義推翻滿人的少數專制統治,想建立共和國,結果很快演變為強人統治、帝制、復辟、「再造共和」、軍閥混戰,最後淪為共黨專制統治至今,還不知幾時才要開始民主化;敘利亞想脫離阿薩德政府的阿拉維派少數專制統治,民運導致內戰,至今數百萬人流離失所;伊拉克有強大外力相助,在美軍進入下推翻海珊的遜尼派少數專制統治成立民主政府,卻仍然一樣至今動亂,伊拉克北部一度成為伊斯蘭國溫床,如今伊拉克這一波全國抗議,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0人。

 

辛巴威強人穆加比,早李登輝約不到一年去世,他與李登輝先生可說是最強烈的對比。辛巴威原本在白人羅德西亞政權的少數專制統治下,與李登輝先生不同的是,李登輝得自己想辦法從內部拆除黨國結構,穆加比卻有國際外力相助,羅德西亞白人政權在國際壓力下放棄少數專制舉行大選,穆加比因此成了「便宜老爸」當上現成國父。

 

但即位後,穆加比的所作所為卻都在鞏固個人權力,建立新的專制,他第一個對付的,是當初一同反抗白人政權的黑人運動領袖,把其他黑人勢力殲滅後,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黑人代表,又為了鞏固基層支持,以「轉型正義」為名,放任掠奪白人資產,其結果是,原本身為「非洲糧倉」的辛巴威,農產大崩潰,6成辛巴威人陷入飢餓。

 

穆加比一再擴權延長執政,甚至動用毆打謀殺對手支持者的手段來逼使對手退選,在他長期執政下,辛巴威貪汙腐敗、經濟停擺,施行盲目的保護主義,對內大肆抽取民脂民膏供養大政府,其結果是,辛巴威貨幣通貨膨脹到以兆計算的辛巴威幣只能換上1美元,成為世界笑柄,之後不得不自廢貨幣。辛巴威人民只能大舉出走,1,300萬人口有超過300萬人逃出國外。

 

即使把國家害得這麼慘,穆加比卻仍然要繼續掌權,宣稱「只有上帝能讓我下台」,也就是要當到死為止,2014年更竟然將他的第二任妻子提拔為接班人,想在去世後仍然以「家天下」繼續統治,終於導致眾叛親離,2017年軍方發動政變推翻穆加比,將之流放海外。

 

放眼世界歷史,穆加比才是常態,靠民主投票上台,卻遂行專制,並千方百計的想維繫專制權力。

 

辛巴威強人穆加比,早李登輝約不到一年去世,他與李登輝可說是最強烈的對比。(湯森路透)

 

李登輝先生卻是相反,他是在極權專制體系下,全體鼓掌中就任的──如今領袖會這樣就任的國家,全世界只有北韓,連習近平都還知道要安排一個人投反對票──李登輝執政前期,人人巴望著他「關愛的眼神」,但是他卻不是盡力維護自己這樣的專制權力,而是有計畫地摧毀它,進行民主化,當他卸任時,人人可批評他,還有人對他潑紅墨水,那是他推動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唯一見到的血紅色。

 

許多台灣人,認為他這樣非常偉大。的確,這樣的胸襟情懷,在人類歷史上,恐怕只有極少數人可相提並論。但是,不是空有偉大情操,就能成就偉業,戈巴契夫也有改革決心,卻導致蘇聯瓦解,之後俄羅斯又淪落強人專制。即使有能力成就偉業,也通常要付出慘痛代價,華盛頓雖然奠定偉大美國的基礎,但也仍需先經歷八年血戰。

 

「寧靜革命」是絕無僅有的事

 

李登輝的偉大,不僅只是他願意自我摧毀專制權力,而是這樣做的同時,還能維持國家穩定,又要民主化,又要脫離少數統治,期間不打仗、不動亂,甚至整個李登輝執政時代台灣經濟都還在成長,放眼人類歷史,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那麼,會不會是台灣人天縱英明,就算不是李登輝先生,也有其他偉大的台灣人能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呢?

 

美國小布希總統國家安全重要顧問、伊拉克特使,前印度大使,前哈佛大學甘乃迪學院副院長羅勃‧布萊克威爾(Robert D. Blackwill),曾於2004年前後訪台,遍見台灣各黨派所有政治人物,當然,他此行帶著評估台灣這個重要盟邦政界人物水準的情報任務,當他見遍了當時朝野藍綠所有人物,不禁大失所望,每個人都只會在他面前詆毀政敵、說長道短,而這對他來說都是根本不可理喻、幼稚可笑到極點。

 

任何國家的政治人物,對外賓應該談國家利益,而不是枝微末節的國內小事,對外應該一致團結,更別說竟然拿雞毛蒜皮小事彼此告洋狀。

 

直到行程最後,他在安排下與葉望輝一同探望了當時已經卸任的李登輝先生,李登輝先生侃侃而談國際戰略、石油戰略分析。羅勃‧布萊克威爾大為激賞,事後向安排者盛讚,李登輝先生真正具有國家戰略,是絕無僅有的高瞻遠矚政治家,但全台灣也就僅有李登輝先生能入他的眼,他認為台灣其他政治人物,都是不值一提的跳樑小丑。只能說,幸好台灣還有李登輝先生,否則早就被美國拋棄。

 

或許羅勃‧布萊克威爾的評價,最適合為李登輝先生的一生下註腳:台灣也就只有李登輝而已。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