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坐牢3年的感悟 美籍華人批美錯判伊朗「反美」真正目的

麥浩禮 2020年09月12日 10:00:00

王夕越在伊朗服刑3年後,在美方交換囚犯下獲釋。(美國駐瑞士大使館)


為了研究亞洲歷史隻身前往伊朗,最後被伊朗政府拘捕並控以間諜罪罪成入獄10年,服刑3年後在多個國際組織施壓,美方最後以交換囚犯的條件下提早釋放返回美國,美籍華人普林斯頓大學歷生系博生研究生王夕越,1年後在美媒《外交政策》(Foreign Affairs)發表《3年在伊朗監獄學到的事》(Lessons From Three Years in an Iranian Prison)的文章,講述他身陷囹圄的所思所感,以及觀看伊朗與美國敵對的微妙關係,在鞏固其政權的合理性,又不致「越界」永保政治菁英的龐大利益。

 


王夕越2016年為了完成有關19世紀亞洲內陸歷史的博士論文,前往伊朗圖書館蒐集大量伊朗王朝的資料,然而卻被伊朗當局關注,並在離境時以涉及間諜行為拘捕,王夕越回憶當時被情報部門拘留時,審訊人卻問了一個有趣問題。「你如何看待美伊對抗?」


王則回應像大多數美國人般,不認為伊朗和美國應該成為敵人,又認為時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應如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1972年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般訪問伊朗,然而這個回答卻獲得審問人的冷笑並回應「美國總統永遠不會在這裡受歡迎」。


王夕越隨後被伊朗當局指「軟顛覆」及進行滲透,目的是要推翻伊朗政權最後被判10年監禁,王夕越直言儘管看來十分荒謬,然而他心知伊朗便是利用這種方式來定罪無辜的美國人,以進行「人質外交」向美國提出條件及讓步,同時突顯這個伊斯蘭政權的主要意識型態:與美國和解是不可接受,必須要遏止任何和解的企圖。


王夕越隨後被送進關押政治犯著名,位於首都德克蘭北部的埃文監獄,開始渡過其漫長的徒刑。在美國的妻子不斷尋找各個方式拯救丈夫,然而隨著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對伊朗強硬的態度,2018年更退出2015年歐巴馬時期簽訂的「伊朗核協議」,並恢復對德黑蘭當局的經濟制裁,美伊關係冰凍讓釋放王的機會更渺亡。


然而身陷囹圄的困難時刻,王卻與來自伊朗五湖四海的囚犯打聽到不少寶貴的信息,當中不少人更曾為政權工作,當中感受到這個政權機器的運作。

 

 

反美是核心意識碰不得

 

王夕越認為,反美是伊朗的核心意識形態,從而將政權塑造成反對美國帝國主義捍衛者,「伊朗不會對美國和解或關係正常化感興趣,否則將會令這個在1979年以伊斯蘭革命推翻與美國友好的巴勒維王朝,失去了合理性存在理由。只要屢屢宣揚外國威脅論,便能讓政權能出師有名,加強在國內進行鎮壓,並借此擴大在中東地區以至其他地方的影響力,故此不論美國往後對伊朗的政策取向如何,德黑蘭必須與美國保持敵對態度,而這種思路在伊朗官場中卻得到廣泛認同」。

 

在服刑的過程中,王夕越認識了不少背景的囚犯,包括一名曾在伊朗情報與國家安全部工作的人士,該人憶述前秘長賈利利(Saeed Jalili)的說話,指伊朗是不會與美國和解,因為這將會破壞政權的合法性。相反地,政權希望與美國保持「可以控制」的緊張狀態,借此理證明當局對內對外的政策是合理。

 

而一名與前伊朗駐聯合國大使的有關的人士曾向他慨嘆,伊朗永遠對美國敵對將會影響長期的國家利益,然而大使也要聆聽德黑蘭的指令放棄對美和解的希望。


王夕越在文中分析指出,那些忠實效忠政權的人士,便是利用對美的敵對行為,以謀求個人和在體制內的利益,不斷加強美伊敵意的手段,包括正影響他的「人質外交」,而在審訊的過程,調查人員的自白,卻讓他對這個政權震驚不已。「我必須承認自己是美國間諜,即使他(審問者)知道我不是美國間諜。他們認為認罪是必要的,以方便伊朗當局可以對自己提出起訴,讓美國未來支付金錢或作交換囚犯」。

 

 

人質外交讓伊朗回味無窮

 

2016年1月,美國向伊朗以清付舊債為名,向伊朗當局支付了17億美元,伊朗隨後釋放了3名美國人,並大肆宣傳是美方低頭向伊朗支持贖金。然而結果的是使伊朗「回味無窮」,再一次使用相同手法逮捕更多的美國人作為籌碼,包括王本人。不過隨著川普對伊朗的威脅「不賣帳」,伊朗的「人質外交」出現觸礁。


王夕越表示伊朗面對美國制裁雖然帶來沉重代價,然而卻間接成為讓政權從中經濟壟斷,犧牲普通民眾的利益的幌子,甚至可以持續宣揚伊朗國內遭美國制裁所承受的困苦。數名曾享受過這些利益的囚犯更向他直言,那些政府高層與革命衛隊成員,通過特別的途徑,進行洗錢及走私規避美國制裁,從中賺取豐厚利潤,與此同時又打壓國內科技產業,以免成為讓伊朗經濟發展的引擎。

 

王夕越直言部分美國的觀察家及政策制定倡議者,經常會觀察伊朗國內派系力量,分析保守派與溫和派的起落,會否令對美政策帶來改變這種想法,實際是一廂情願霧裡看花。王認為,伊朗內的溫和派不是一個團結的政治力量,沒有足夠的政治力量及領導才能,也沒有力量左右經濟及軍事力量,相反,他們只是政權的另一張面孔全屬「政權共生」。「保守派要有溫和派的存在,以代表領導國家的合法性;反之溫和派則依靠保守派來維持其在國內的政治特權。這兩派有一個共同目標,便是維護雙方利益。例如屬溫和派的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和他的盟友,這些人負責日常的國家事務。但他們只是一隻隻的替罪羊,為實際掌握權力的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姆尼(Ali Khamenei)以及革命衛隊背鍋」。

 


呼籲美國改變思考伊朗方式



王夕越呼籲美國的決策者及公眾必須理解,美伊的緊張關係是在於伊朗的菁英分子為了延續利益所構成,形容伊朗是在玩弄一場遊戲,而不幸的是,這場遊戲卻害苦了普通的平民百姓。他認為美國比伊朗重要很多,但伊朗作為一個破壞的角色,或會對美與國及盟國構成重大損失。「不論對伊朗的決策多麼兩極,華府也不要偏聽,與其發表對伊朗所謂溫和派寄予改變伊朗的文章,實際上卻助長伊朗內部反美言論與虛假消息傳播,同時反之成為分化美國內部對伊朗態度的助燃劑。

關鍵字: 伊朗 美國 人質外交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