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看到了嗎 國台辦不反對「一中兩府」

胡平 2020年10月19日 07:00:00

中共只反對「臺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而不再反對「一中兩府」。(湯森路透)

10月6日,中共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答記者問。

   

問:中國國民黨黨團6日在台立法機構提出所謂「請求美國協助抵抗大陸「台美恢復邦交」有關決議案。請問對此有何評論?

   

答: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不可改變的歷史和法理事實。我們堅決反對任何製造所謂「臺灣獨立」,「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分裂行徑。兩岸的事是兩岸同胞的家裡事,絕不容許任何外部干涉。

 

看到了嗎?國台辦反對「臺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但是並不反對「一國兩府」即「一中兩府」。

 

知道嗎?如果臺灣和美國複交,那不是「臺灣獨立」,不是「兩個中國」,不是「一中一台」,而是「一中兩府」。

 

這就是說,如果美國和臺灣復交,大陸無從反對。

 

我嘗言,兩岸關係是當今世界最複雜的問題之一;其微妙處,大多數論者都不清楚。

 

首先,大多數論者都不明白「兩個中國」和「一中兩府」有什麼區別。其次,大多數論者也不曾注意到,中共已經不動聲色地改變了它的一個中國原則。原來它反對「臺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和「一中兩府」,但是後來它只反對「臺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而不再反對「一中兩府」了。

 

對這兩點都不知道,談兩岸關係就不能不是隔靴搔癢、刻舟求劍。

 

1、「兩個中國」和「一中兩府」有何區別?

 

「兩個中國」和「一中兩府」有什麼區別?區別在於對領土的界定。

 

現階段的兩岸關係,是一國兩府。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包括大陸地區和臺灣地區。中華民國政府也宣稱,中華民國的領土包括臺灣地區和大陸地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和中華民國的領土是重合的,因而實際上他們是同一個國家。兩岸關係是一個國家,兩個(中央)政府。

 

如果臺灣修改憲法,宣稱中華民國領土只限於臺灣地區,不再包括大陸地區,那才是兩個中國。如果臺灣在修改其領土之外還改國號為臺灣共和國,那就是一中一台。

 

但是現狀是,臺灣沒有修憲,更沒有改國號。以現行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就是一國兩府即一中兩府的關係。

 

2、中共早已不反對「一中兩府」了

 

中共早已不反對「一中兩府」了,見之于中共國台辦2000年白皮書以及胡錦濤、習近平的有關講話。令人驚訝的是,對於中共當局在兩岸關係問題上的這一微妙而重要的改變及其意涵,無論是美國還是臺灣,似乎都沒多少人注意到。
 

中共當局為何要作此改變?因為形勢變了。從1972年中美簽訂第一份聯合公報到現在,兩岸各自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兩岸關係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早先,兩岸政府高度敵對,彼此都把對方視為偽政府,兩岸之間沒有任何經貿與人員的往來。後來,兩岸政府的敵意漸漸淡化,兩岸之間經貿與人員的往來越來越 多。伴隨著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等各種交流的發展,衍生出種種問題。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兩岸已經簽署了二十幾項協議,涉及人員交流、投資與貿易、共同 打擊犯罪和司法互助等諸多方面。
 

按說,簽訂這些具有法律意義的協定,當然應該由兩岸的政府出面。然而,一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簽章和中華民國政府的簽章並列於同一份法律文本,那就意味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並不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是「唯二」的合法政府了;那也就意味著雙方都已經接受了「一中兩府」。由於大陸當局不願意接受「一中兩府」,可是又必須和臺灣方面簽訂這些協定,於是雙方就各自推出一個民間團體,大陸方面是海協會,臺灣方面是海基會。海協會和海基會分別得到各自政府的授權,於是就簽訂了這一系列協議。


海協會和海基會都是白手套,但這是兩隻很奇特的白手套。一般的白手套是為了掩藏裡面的手,讓世人不知道裡面是誰的手。然而海協會和海基會這兩隻白手套裡面 是誰的手卻無人不知。海基會海協會這兩隻白手套是透明的。可是,既然人人都知道是誰的手,戴手套豈非多餘?這就揭示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兩岸關係問題上 的立場:在名義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但是在實際上,它至少是默認了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如果說由兩岸政府出面簽署協議,就 意味著雙方已經承認了對方的存在,意味著雙方已經接受了「一中兩府「;那麼現在是由海協會和海基會兩會出面簽署協定,而世上無人不知在兩會的白手套裡邊是 兩府的手,那就說明雙方已經間接地承認了或者說默認了對方的存在,雙方已經間接地接受了或者說默認了「一中兩府」。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當局不再反對「一中兩府」的原因,因為它在實際上早已經默認了「一中兩府」,只不過在名義上沒接受而已。

 

3、美國會發現,與臺灣復交其實比他們原來想像的要容易得多

 

9月16日17日,美國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和威斯康辛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湯姆·蒂芙妮(Tom Tiffany)分別提案,要求恢復和臺灣的邦交,呼籲終止過時的「一個中國」政策。9月23日,美國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說,臺灣終將是中國的「紅線」議題,美國需謹慎避免衝突。這說明,在美國政界,即使是那些關心臺灣的議員們,也不大搞得清「兩個中國」和「一中兩府」的區別,也不曾注意到中共已經修改了它的「一個中國」原則,「一中兩府」過去也是「紅線」,但後來早就不是了。我相信,只要美國政界普遍意識到「一中兩府」和「兩個中國」的區別,意識到中共已經不再反對「一中兩府」,他們就會發現,和臺灣復交其實比他們原來想像的要容易得多。

 

只要美國政界普遍意識到「一中兩府」和「兩個中國」的區別,他們就會發現,和臺灣復交其實比他們原來想像的要容易得多。(湯森路透)

 

在今天,美國若本著「一中兩府」的原則和臺灣建交,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實行雙重承認,既是基於美國的國家利益和立國理念,也是基於形勢的 改變,基於兩岸關係的改變,基於中共當局自己在兩岸關係問題上的改變,基於中共當局自己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內涵的改變(不再反對「一中兩府」了)。如果美國 和臺灣建交,中共是沒有任何理由抗議的,因為是你中共改變在先,是兩岸關係改變在先,美國只不過是根據這些改變而做出相應的改變而已。如果美國宣佈它的政策是「一中兩府」,早就不再反對「一中兩府」的中共,真是找不出什麼理由反對的。

 

※作者為《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