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拜登 美國意見領袖怎麼看?(外交篇)

國際中心 2020年10月31日 07:00:00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湯森路透)

美國大選投票日即將到來,美國國內的辯論也越來越激烈。川普就任四年以來,美國民眾是否認同他的施政,正在讓美國重新偉大,還是已經無法忍受他的執政風格,寄望於民主黨參選人拜登?

 

上報特別整理《大家論壇》版面全球多個意見領袖的意見,包含學術界、政策圈等多位重量級人士的看法,分為〈內政篇〉與〈外交篇〉,看他們是如何評論這次的美國大選。



 

哈佛大學教授奈伊:後疫情時代 中國恐將主宰國際秩序

 

著名的哈佛大學教授奈伊( Joseph S. Nye)認為,如果特朗普的連任削弱了美國的盟友和國際機構,或者破壞了美國的民主,那麼一切照舊的可能性就將下降。隨著中國力量的崛起,西方國內的民粹主義和極化,以及更多的極權主義體制,也會出現某種程度的經濟全球化和對環境全球化的重要性的認識,勉強承認沒有國家可以單槍匹馬解決這些問題。美國和中國將設法在疫情和氣候變化問題上合作,即使在南海和東海航行限制等問題上仍是競爭關係。友誼有限,但對立也被遏制。而西方經濟因為疫情而相對中國被削弱,中國政府和大公司能夠隨心所欲地影響機構,制定標準。隨著中國馴服了疫情,其與其他主要力量的經濟距離急劇變化,中國將主導世界秩序。

 

奈伊教授也比較過往歷史,提出歷史主要結果是政治領袖決策的產物,還是他們主要是社會經濟力量的結果?的問題,他認為馬基維利式和組織技巧對於成功的美國總統是必要的,但是促成自我警覺、自我控制和脈絡分析的情感智商亦同,這些特質川普都沒有。他的繼任者不論是在2021年或2025年,將會面對一個已經改變的世界,部分是因為川普特異的個性和政策。改變有多大取決於川普是擔任一任還是兩任總統。我們將在11月3日之後知道我們是在一個歷史的轉捩點還是歷史意外的終點。


 

 

美國布魯金斯智庫研究員德維斯:若拜登勝選 中美將持續對抗

 

土耳其前經濟部長,目前是美國華府布魯金斯智庫研究員的德維斯一反眾人意見,認為拜登當選之後反而會對中國比川普更強硬。他表示若美國總統川普連任成功,美中對抗情況未必會惡化。隨著選民對川普展現強硬態度的好感度下降,川普可能會變得不那麼「鷹派」,特別是對中政策方面,也可能積極尋求經濟合作機會。反之,由於拜登強調人權,雙邊摩擦甚至可能常發生。目前雙方在貿易、產業政策及科技方面仍會持續拉鋸,中美對抗將持續成為國際體系中的一大特色。

 

他指望美國能重振多邊主義,修補強權主導下分裂的世界。他強調雖然目前多數人認為世界無可避免將走入分裂的局面,但美國若能遵守多邊主義,世界將變得更和平美好。若拜登贏得總統大選,民主黨員需把眼界放遠並勇敢實踐信念、推動改革。

 

 

美國密西根大學副教授洪源遠:川普連任 對習近平是莫大政治禮物

 

洪教授認為,一旦美國恢復捍衛自由全球秩序的承諾,中國領導人將抑制爭取國際領導權的圖謀。如果拜登的主張實現,美國將更加安全,因而也不會再對中國的崛起如此偏執。

 

她認為川普只會迎合他的基本盤,他們吃情感訴求這一套,而不會理會理性分析和深思熟慮。更有可能的是,贏得第二個任期將讓川普政府更加大膽地把抨擊中國用到極致。

 

她更假想,習近平可能實現終身執政,可能在2022年被迫交出權力,或者可能因為突發政變而被推翻。假設新中國領導人會與拜登或川普談判。對於拜登,我們至少可以期待美國會進行職業外交。但如果中國政治動盪,而川普又取得連任,那麼所有賭注都將被推翻。


 

 

華裔美國政治學家裴敏欣:中美關係崩潰 美國將成最大輸家

 

裴敏欣認為切斷中美之間的文化,教育和新聞聯繫對美國來說是不明智的,並且效果只會適得其反。川普政府非但未能通過提升美國價值觀和維持道德制高點來推進美國的長期戰略目標,反而落入了中國政府的掌心——後者將這些聯繫視為美國思想和文化滲透的管道。

 

他接著表示,如果沒有政府支持的和平隊和傅爾布萊特計畫等交流專案,美國將失去與普通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互動的直接管道。借助這些項目,美國人得以在中國那些與外界接觸甚少的偏遠地區教授英語,美國歷史和文學以及西方社會科學。

 

這些活動都有助於中國人民更準確地瞭解美國並消弭官方的反美宣傳,因此撤銷這些計畫無異於美國單方面的意識形態裁軍。

 

他悲觀的認為,美中關係正處於崩潰邊緣。 經濟上的脫鉤已成現實,而由美國牽頭的(且在不久之前還無法想像的)文化分隔可能也很快實現。那將是一場悲劇,而美國將是最大的輸家。

 

 

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巴蘇:拜登與賀錦麗有道德責任 重拾美國全球領導地位

 

巴蘇認為,如果十一月拜登和賀錦麗贏得大選,他們將引入一些重要的政策倡議。他們會改進令人尷尬的醫療體系,他們將嘗試治癒面對美國工人階級逐漸惡化的條件,以及恢復對抗氣候變遷的努力。

 

巴蘇表示,川普任期內最具傷害的結果是美國失去的國際體量。這帶來巨大的反效果衝擊,在全世界鼓動民粹主義與威權主義。在今天全球化的世界,我們必須認識到所有人,不只是少數族群,生而平等。超級國家主義不只是經濟上很糟糕,道德上也是錯誤的。我毫不懷疑有一天我們會把超級國家主義和種族主義和種性制度等同視之,這些理念認為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特殊。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現在上報國際新聞也可以用聽的,在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