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笛專欄:媒體看門狗的兩難 杭特拜登「硬碟門」報與不報

宋文笛 2020年11月01日 07:00:00

美國媒體正在省思自身當初「資訊看門狗」 (watchdog) 的角色扮演得不足,未審此番是否又扮演得過頭了。(湯森路透)

美國總統大選走向尾聲,而「十月驚奇」不已,尤其是關於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之子杭特‧拜登 (Hunter Biden) 的「硬碟門」疑雲持續延燒,幾乎鋪天蓋地地席捲了台灣各大媒體版面。選舉狂熱之餘,遠在重洋之外的台灣其實獨立調查事件和證據真偽的能力有限,此次選舉與其關切個別證據真偽,似乎更有長遠意義的是利用此國際新聞難得得到關注之際,提升台灣讀者的西方時政和媒體環境的了解,好作為他山之石,反視並促成台灣政治和媒體改良。

 

台灣媒體本週新歡是所謂的「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 (National Pulse),揚言後者大量並可信地揭露了所謂杭特拜登的送修筆記型電腦上的各式機密內容,包含他和中國商界所謂「間諜頭子」的來往。能夠掌握如此機密獨家資料的媒體,想必是聲名在外,人脈廣泛,人家才會願意將如此有驚天價值的獨家資料給它吧?

 

惟筆者實乃井底之蛙,雖然關注美國政治輿論界多年,卻從未聽過所謂《國家脈動》這家媒體。自感汗顏無地之餘,自然得亡羊補牢,上去《國家脈動》一探究竟。

 

國家脈動是可信度高的媒體嗎?

 

一看之下,不禁疑惑。打開《國家脈動》網站首頁,粗略一看,首頁列出大約十則新聞,其中八篇是講杭特拜登父子各種腐敗劣跡,另外兩篇談中共在想方設法捅刀川普,幫助拜登當選。全部文章皆為單一主題,單一視角。筆者並非新聞專業科班出身,但是不禁好奇除了《國家脈動》之外,西方世界上還有多少家上得了檯面的有建制的正派媒體是這樣經營的?

 

好,完成了第一步,上官方網站看原始材料,對於它的選題和視角的單一性達成初步觀察;接下來第二步就是去找專業媒體評鑑網站,向當地的專家們學習怎麼看待《國家脈動》。

 

首先上知名非營利組織「新聞看門狗」 (media watchdog) 媒體與民主中心 (Center for Media and Democracy) 下屬的兩個網站:Source Watch 和 PR Watch 去挖寶。此二者專門追蹤美國各大具影響力的媒體、智庫、意見領袖等的言論軌跡以及政治偏好,是研究媒體者常用的工具 (註:這些工具可以用之,不可完全依賴之;研究是人做的,難免都有意識或無意識中有偏好)。略作搜尋,兩者皆沒有關於《國家脈動》的資訊,可見《國家脈動》並不是它們覺得值得花時間關注的媒體大咖。

 

再換另一間知名媒體看門狗 Ad Fontes Media,它所製作的流傳甚廣的美國各大新聞媒體的報導品質和政治傾向表,表上也沒有看到《國家脈動》,足見它並不很受重視,「不存在雷達上」 (not even on the radar)。

 

 

第三步,簡單蒐集過專家意見之後,再按照「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原則,筆者去尋找可以量化的第三方指標,來側面觀察其影響力,主要方法是用推特粉絲 (Twitter followers) 來估計。

 

凡事先建立基線 (baseline),再來做對照比較。眾所皆知的電視新聞頻道 CNN的推特粉絲有六千萬;右派媒體旗手福斯新聞網 Fox News 有接近兩千萬。再往下一級,網路媒體中領軍級的 Huffington Post 有一千一百萬人;新興網媒如 BuzzFeed 有六百四十萬人,甚至全世界公認是極端邊緣的沒人會認真對待 (take seriously) 的極右派白人種族主義宣傳組織 The Blaze 亦有 76萬人。那麼《國家脈動》在推特上的粉絲量呢?累計六萬多人,還不到上者的十分之一。

 

如同十月初筆者拙文《天壤之別的數據:川普真會逆轉勝?》討論過的民主研究所一樣,有頗高的機率,《國家脈動》的屬性與其說是正經媒體,可能更接近宣傳單位,俗稱網軍。

 

美國媒體界在「勿讓2016重演」和「兩套標準」之間的糾結

 

不過筆者在前作《慎思明辨—小拜登「電郵門」中的媒體識讀戰》的確有遺漏之處,理應於文末提及:即便資訊來源是網軍,也不百分之百意味著內容便完全是假貨。

 

臉書和推特在處理杭特拜登「硬碟門」案初期的準封殺待遇,似乎是對於 2016年教訓的矯枉過正。當年選戰最後關頭,疑似在俄國資訊戰的推波助瀾下,川普本人以及擁護他的極右派組織散播大量陰謀論,例如指控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設置的私人郵件伺服器有鬼 (email-gate),說希拉蕊有分參與利用披薩店做婦女人口走私和兒童性交易的非法活動 (pizza-gate),以及時任聯邦調查局 (FBI) 局長 James Comey 於選前十多天時高調宣布重啟對希拉蕊的郵件的調查案。這期間嗜血的美國媒體大量報導,有可能影響了最終的選舉結果;選後,經過調查,連FBI督察長都總結 Comey 此舉犯下嚴重錯誤,但是選舉已經無法重來。

 

美國媒體事後反省,自己雖貴為第四權,卻讓美國人民失望了,它們一得到腥羶色的有爆點的消息,尚未經充分檢驗,便不分青紅皂白地先上再說,助長了假訊息的傳播。所以在相當程度上,這回杭特拜登「硬碟門」案一爆出,美國各大主流媒體的第一反應便是「又來了」 (déjà vu),以及「勿讓 2016重演」 (“don’t let 2016 happen again”),所以這次全力低調,重拾社會資訊「把關者」 (gatekeepers) 的角色。

 

然而,按照美國共和黨內的改良保守主義理論 (Reformicons) 旗手 Ross Douthat 近日指出,美國媒體界這次卻又犯下矯枉過正的瑕疵。畢竟,就算「我們處理 2016年的負面選舉指控時做的不好」,也不等於只有「所以我們處理 2020年的負面選舉指控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抵制和不報導」這個唯一可能性,更不等於任何尚未經證明的資訊就只能夠留中不發。畢竟,川普親姪女瑪莉‧川普 (Mary Trump) 的新書亦對川普做出許多不利指控,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其中不少恐為外人難以獨立證實者,但是主流媒體並不覺得報導該書內容有何不對。

 

美國媒體正在省思自身當初「資訊看門狗」 (watchdog) 的角色扮演得不足,未審此番是否又扮演得過頭了。它們點出的議題是:一、媒體如何在「忠實呈現資訊」和「把關資訊品質」之間找平衡;以及二,看門狗在看資訊,那麼誰又在看著看門狗? (“Who’s watching the watchers”?) 我們媒體將如何精益求精,社會又將如何發展出獨立於看門狗提供的資訊之外的識讀、分析和資訊採集能力,將是台灣自由民主得以持續壯大發展的關鍵。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